慧聪安防网

扎克伯格的AI管家,“尴尬百出”

http://www.secu.hc360.com2019年04月15日12:13 来源:千家网T|T

    作为Facebook的创始工程师,扎克伯格在公司创建早期贡献的代码比任何人都多,但是现在,身为FacebookCEO的扎克伯格,已经没有太多机会去亲自编写代码了。

    尽管扎克伯格带领1.5万名员工开发出许多野心勃勃的产品,包括Messenger、WhatsApp、Instagram以及Facebook本身等,但他也因此错失了亲自编程带来的愉悦感。扎克伯格向来喜欢编程带给他的“确定性”——你可以坐下来,按照自己的想法制造某样东西。

    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扎克伯格只能利用本就很少的闲暇时间继续开发小型项目,过把“编程瘾”。自从2012年以来,扎克伯格就为自己设立年度挑战,即每天都要编写代码。多年来,他始终坚持参加各家公司举行的活动。

    今年1月份,扎克伯格在为自己设定的2016年度个人挑战中宣布,将利用Facebook的工具开发能够管理整栋住宅的AI系统。对于Facebook来说,对AI领域的探索关乎公司的未来命运,而这个项目也迫使他重新学习掌握公司的编程工具和流程。

    过去1年,扎克伯格在他的AI家庭项目上总共投入了大概100到150个小时。尽管扎克伯格以“钢铁侠”托尼·斯塔克(TonyStark)的AI助理Jarvis为其取名,但它实际上与亚马逊Alexa(即支持智能音箱Echo的系统)那样高度个人化的服务更接近。

    昨天,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篇文章,分享了开发Jarvis的心得,当然也不乏一些趣事,比如他用普通话课程给女儿Max当闹铃。

    Jarvis连开关灯都听不懂,小扎一脸尴尬

    扎克伯格的住宅坐落在硅谷附近的帕洛奥图市,占地达1580平方米。当你造访这里时,Jarvis会首先识别来客,并自动提醒主人你已到达。当你穿过木门和花园走廊时,便会看到扎克伯格亲自出来迎接你。

    近几个星期,他的工作比较忙,他在同时努力解决三个各不相关的问题,其中就包括被媒体诟病的假新闻问题。相比这些,谈论Jarvis算是比较轻松的任务。坐在客厅中的深绿色沙发上,扎克伯格讲述了过去1年中开发Jarvis的经历。

    在1月份宣布Jarvis项目的文章中,扎克伯格写道,他希望开发出一款可以控制房子里任何东西的系统,包括音乐、灯光和温度。他也希望Jarvis能够通过面部识别技术帮其接待访客,并且随时关注女儿房间的状态。他还希望Jarvis能可视化VR数据,打造更好的服务,帮助他更有效率地管理Facebook。

    如今已经是12月份,扎克伯格已经实现了绝大部分目标,VR除外。而且,Jarvis在整体上运行良好。可是在他亲自对记者展示这个系统时,还是存在一些微小的瑕疵。

    扎克伯格将Messenger聊天机器人整合到了系统的前端。当他利用iPhone输入简单指令,比如开关灯,Jarvis的表现非常棒。

    扎克伯格还利用Facebook的面部识别技术扫描访客的脸,这个过程需要通过安装在前门的摄像头完成。这一系统在识别到访客的面部信息后,会先检查名单,以证实访客是否有预约,如果通过,就会通知他客人已到达。

    同时,扎克伯格还建立了响应语音指令的系统,并通过定制iOS应用控制。但这部分展示不太理想,他重复了四次指令才让系统弄明白:天黑前不要开灯。扎克伯格略显尴尬地说:“喔,这应该是它很失败的表现了!”。

    不过,Jarvis播放音乐的展示还算成功。扎克伯格下令:“给我们放段音乐吧!”几秒钟后,大卫·库塔(DavidGuetta)的《WouldILietoYou》开始通过客厅扬声器响起来。他说了两次“把音量调高”后,系统照做无误。很后,他同样说了两次才让系统停止播放。

    Jarvis很让扎克伯格感到骄傲的地方在于:它能了解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不同的音乐口味。当普莉希拉要放音乐时,它就会推荐她喜欢的曲目,而不是男主人的喜好。与此同时,它还能按特定音乐风格播放曲子,比如“轻松的”、“适合家庭氛围的”。

    扎克伯格说“来段RedHotChiliPeppers那样的”。几秒种后,客厅里响起了Nirvana的《SmellsLikeTeenSpirit》。扎克伯格说:“通常来说,与具体需求相比,我们更看重宽泛的需求。而我所了解的产品中,似乎还都无法做到这些,这看似是个巨大机会。”

    但是,扎克伯格也希望Jarvis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理解语言差异。例如,“播放类似阿黛尔风格的曲目”和“播放阿黛尔的曲目”,就会让Jarvis蒙圈。

    Jarvis还闯过更大的祸,比如惹老婆生气

    关灯和播放音乐都还是小事,但要惹恼妻子普莉希拉就麻烦了。

    扎克伯格说:“你会碰到这样的事情:我会说‘打开房间的灯’,然后觉得房间中的灯光有些刺眼,因此普莉希拉会说‘调暗灯光’。但她没有说调暗哪个房间的灯光,因此Jarvis需要知道我们的位置。”

    “与之类似,我有时候会说‘播放音乐’,Jarvis却会直接在Max的房间里播放音乐,因为我们之前在那里呆过。”但万一Max正好在午睡怎么办?扎克伯格说:“这就捅了大篓子了,我老婆会暴怒!”

    AI助理确认位置非常重要。扎克伯格举了另一个例子:为了看电视舒服,他会命令Jarvis关灯。“但我看电视的房间刚好在普莉希拉办公室的隔壁。而当我要去看电视时,Jarvis就会关掉楼下所有的灯。而这时普莉希拉正要去工作,她就会大吼一声‘马克!!!’”

    2016年,扎克伯格制定了两个年度个人挑战。除了开发AI系统,还有全年跑步587公里。但事实上,扎克伯格用于开发Jarvis的时间比跑步时间还要少。在很大程度上,这要感谢Facebook的许多工具,他可以利用这些工具执行各种任务,比如图片和语音识别。

    令扎克伯格感到意外的是,Jarvis项目很难的地方不在于开发过程,而在于如何将其与家中各种不同的系统相连,包括Crestron智能家居系统(控制灯、门以及温度)、安全系统、Sonos流媒体服务以及Spotify音乐服务等。

    这主要是因为,扎克伯格的家庭网络是Facebook企业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拥有严格的保护措施。任何东西要想与这套网络相连,必须获得Facebook的安全证书。这些严格的联网限制,也是扎克伯格遇到的一大阻碍。

上一页12下一页
《慧聪安防网》服务升级
扫码关注

安防资讯官方微信

安防资讯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