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安防网

互联网+健康要怎么做,在哪里做

http://www.secu.hc360.com2018年07月19日11:12 来源:AET电子技术应用T|T

    慧聪安防网讯

互联网+健康要怎么做,在哪里做

    互联网本身就是个连接工具,而且主要就是解决通道、撮合、交易的问题,不是万能的,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干好的工具,至少目前对非常专业的行业就不行,需要循序渐进。

    第一,我们来看,医疗是专业性非常强的一个领域,我们从医生毕业比其他专业要多学2-3年就可见一斑;太专业的事情让互联网来干,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看看中国所有大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做什么的:首先从最大的BAT来看,百度就是个啥都知道的八婆、阿里是开百货万货商场的、腾讯是变着法让你交朋结友娱乐的,其他几个比较大的比如滴滴就是司机的活,美团就是送货+厨师,你看,这几样都是IT、互联网擅长的技术活,能做好的事情;医院和医生是干嘛的,小了说是开药治病,大了说就是性命攸关,我认为,互联网+医疗是个伪命题,这个事情在中国是没有办法成功的,放眼全球都没有办法成功。

    第二,需要循序渐进;目前大部分的互联网医疗上来就是搞大三甲,这路径完全不对;同样对比下,滴滴打车不能上来就找收份子钱的出租车公司,美团不能找全聚德、北京大饭店,淘宝也是从店小二开始而不是从友谊商场、百盛购物开始的。

    第三,从互联网“连接”这个最重要的特点来看,互联网医疗连接的最终用户、服务人群(C端)是极度不稳定的。没有谁希望去医院,去了医院也是希望尽快治疗好,你的APP再好,我也希望尽量少用;这和上淘宝、滴滴打车完全不同的概念,没有回头客,这些人要么就死了,要么就病好了,都和你说再见了!

    难道说互联网投资者在医疗这个领域都是瞎子吗,在这个领域互联网就无所作为了吗?当然不是,我个人认为从互联网的特点、操作路径和结合我国现状,未来的互联网在这个领域,要从健康(管理和服务)入手。

    首先从政府政策层面就传递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十八大把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更名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这首先就表达了健康是未来一个很重要的国策。

    所以医疗向大健康产业的发展,这个过程中,医疗无可置疑还是在医院(甚至集中在大三甲),健康在哪里,健康一定不在医院,不健康了,生病了才去医院,大健康产业核心要做的是管理和服务,一定不是医疗,这点非常重要,而管理就是IT+互联网所擅长的了,是可以做好的。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健康管理也好,慢性病管理也好,提供这些服务,其实没有太神秘的,核心就是有个人在你耳朵边不断唠叨:该吃药了、该休息了、少吃点、多运动,很简单,甚至都不需要护士这个层面来做。本质上互联网在这个事情上做的还是提供连接、通道、交易。

    但目前,国内互联网医疗还是集中在医疗,集中在医院医生,我们看2018年互联网医疗前十:平安好医生、微医、好大夫在线、健康之路、春雨医生、丁香园、阿里健康、医护到家、健康160预约挂号、健客网,其中和健康两个字有关的是:健康之路、阿里健康、健康160预约挂号、健客网,但实际上到其官网上看,和健康管理、健康服务根本无关。

    互联网+健康(管理和服务)要怎么做,在哪里做?

    我认为还是要回到我们国家的现状来考虑,孤立的考虑健康也是有问题的,健康到最后还是要和医疗挂钩的,所以管理医疗和健康的还是一个部门:国家卫生健康健康委员会;而我所看到的中国在医疗健康方面,最有价值的一张网是基层医疗机构服务网络(就是我们都看到过,确不是很认同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是国家投了重金、花了大力气打造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网络,互联网和这张基层医疗网的深度融合,才可能在互联网+健康(管理和服务)方面有突破。

    要在我国基层医疗网络层面推动互联网+健康(管理和服务),核心需要解决和思考的问题包括:

    第一、政府层面要解决的问题:强基层;为什么要强基层,因为医保快HOLD不住了,要崩盘了,所以要把医疗前移(预防为主)、病人下移(少得病,得小病)。

    第二、基层医疗机构要解决的问题,首先职责要清晰,以预防、健康服务为主,基本医疗为辅,大病还是要往上转;其次就是赋能,信息化是主要的手段;最后就是提高质量,这个是刚性的,不解决质量问题,最后还是弄虚作假,所有的好东西都会变坏。

    第三、基层医疗人员要解决的问题:减负是首要的,把无效率、重复的工作,首先通过政策(考核方式)的调整,加上信息化的手段是能做到的;激励机制更加重要,减负的目的是让基层医疗人员做更有价值的事情,但一定要能够获得回报。

    只有这三个方面的问题解决了,互联网+健康(管理和服务)才有可能实现;但这仅仅解决了G(政府)和B(医疗机构及人员)的问题,真正解决C(用户患者的问题,核心抓手,就是要真正把家庭医生的服务做实,也是真正解决用户信任的问题(我们小时候有个头疼、脑热,不就是在自己厂矿医生、小诊所、老中医哪里,开几片药<散装的>,最多屁股上来几针),还有就是C端用户持续性的问题。(关于家庭医生团队服务、能力建设、激励机制,将另外发文讨论)

    当然,未来在互联网医疗能不能做,能做!要怎么做?倒逼!

    先把基层抓住、最终用户抓住,你才能影响上级的医疗机构,才能真正实现分级诊疗、远程医疗。

    在商业盈利模式上,中国政府在医疗方面不能说没有投钱,但你指望政府在健康方面投钱,是不现实的;政府现在主要的资金投放在大医院、公共卫生(接近健康,但实际效果极差)和后续的医疗保险上,所以要和政府做置换,怎么置换?有的搞养老,这玩的是房地产,没有解决关键问题,也无法复制;有的搞医疗大数据(嫁接于智慧城市),靠纯粹的IT来赚钱,慢而且有风险(领导更替、城市经济方向调整等);最佳的做法,要政策(这也是个大话题)。

    “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医疗还是医院和医生的事情,不是互联网能解决的问题(或者讲价值不大),健康管理和健康服务是互联网能做的事情,要做好这件事情,就是最大程度调动基层医疗机构和人员的积极性和能动性,他们才是最接近用户的,才是互联网这个平台在健康领域的店小二、厨师和司机。

责任编辑:张泽群

《慧聪安防网》服务升级
扫码关注

安防资讯官方微信

安防资讯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