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安防网

机器人写作:人工智能敲门砖还是炮灰?

http://www.secu.hc360.com2018年05月29日09:35 来源:北京晚报T|T

    慧聪安防网讯

1

    互联网日新月异的发展总会带给人惊奇和震撼。这几年风头正劲的人工智能也不例外:这边厢是谷歌研发的机器人AlphaGo在围棋界横扫千军,让世界冠军柯洁泪流满面,宣告了机器人从跳棋到国际象棋到围棋在棋牌领域的绝对优势;那边厢是一个接一个推出的写稿机器人,在新闻领域开花结果,时时鼓噪着大众视听。以至于不断有声音惊呼“媒体已经江河日下了,记者编辑们的饭碗这就要朝不保夕了。”甚至于也有观点认为,作家马上也就要被机器人取代了。

    棋牌游戏,因为有很强的逻辑性和数理性,人工智能依靠技术发展很容易树立绝对权威,运算能力远不如机器、还容易疲劳的人脑很容易落败。但是说文学创作领域会被机器人全面攻陷,我是持怀疑态度的。

    目前应用机器人写作最多的新闻传播领域,机器人的稿件主要集中在体育和财经行业。具体来说,因为这两个行业属于信息密度高、数字密集且瞬息万变,绝大部分媒体报道都是快讯,比如某场赛事的比分进展、运动员状态、股市变化等等。这种信息人工处理非常耗用时间和精力,属于劳动密集型的工作,应用机器人来进行处理,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现在技术的发展,只要定制好程序和发稿模板,机器人应付这种简单的稿件完全没问题的。

    在尼克的《人工智能简史》里面介绍了人工智能领域存在的强人工智能和弱人工智能的区别。

    强人工智能就是能造出全面超越人类的机器,就像《黑客帝国》《我,机器人》《银翼杀手》等影片描绘的那样,机器人具备统治世界的能力。而弱人工智能是指能造出在某些方面——例如下棋、人脸识别——超越人类的机器,机器人还是人类世界的工具,是人类社会进行生产生活的好伙伴。毫无疑问,目前的机器人写作可以归为弱人工智能的领域。

    但是,这不意味着机器人就可以进行超越人类的文学创作。从目前的技术发展进度来看,应用机器人进行小说、诗歌等复杂文体创作的都不是太顺利,靠程序自己飙车写出来的东西基本上都不是“人话”,没法看。而宣称已经写出来且能通行世间的作品,稍加辨析,不难发现后面有强力的人工干预痕迹。实打实来说,一些机器人写作出来的新闻稿,都能看到人工干预的痕迹。

    如果,真要让机器人创作出符合人类审美的作品,首先得问机器人是否具备审美?然后需要思考一下机器人写作的出路在哪里?说到这里我们需要先明晰一个问题:机器人写作目前是公关行为还是技术趋势?

    要知道,一项新技术发展进步,需要获得社会层面的认可才好举步前行。商鞅在秦国变法,都首先在城门口立了一根杆子,发布告示说能把杆子搬到北门者有重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让百姓看到了变革的希望,变法得以迅速推展开。城门立杆是一次漂亮而成功的公关行为。在当下信息爆炸的社会,公关更是具备金手指的作用,新兴技术也更为看重吸引大众眼球。面向全世界直播的下棋、在国际性会议上用人工智能直译、在北京五环上无人驾驶飙车等等,除了展示技术实力之外,还有非常浓重的走秀意味,吸引眼球。

    写稿的机器人也概莫能外。因为技术门槛相对较低,一般具备一定技术实力或者经济实力的机构,都可以参与其中。再加上操作过程不对外公开,具体写稿水平于大众而言是无从知晓的。目前应用写稿机器人的公司机构,除了大型互联网公司具备研发实力,某些机构推出的机器人更像是一次公关,比如西部某新闻APP上线仪式上推出的写稿机器人,噱头味儿十足。他们坐拥着良好的资源都不能够做好新闻的本职,新媒体转型都艰难异常,何谈能够抓住新兴技术的潮流呢?

    机器人写作的未来前景如何?在我看来,可能会逐渐被抛弃,公关起到的作用只是一个敲门砖。我们往往欣赏的是作家及其作品,而不是作家执笔的手。现在所鼓吹的风头,如果技术发展稳定,将来也许会成为人工智能的一个模块。或者一直没有技术突破,不能匹敌人类的审美功能,成为历史垃圾场的物品。想当年,“深蓝”战胜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以后,IBM即解散了研发团队,一将功成万骨枯。等到IBM推出人工智能品牌“沃森”的时候,“深蓝”已经化为浩渺烟尘。

    无数的科幻作品和评论观点都在勾勒未来世界,大体上都是机器人成为社会的一部分或者主流,人类的作用被日益压缩。在这个复杂的时代,技术进步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想象,未来世界可能超越了人类社会的认知。在技术逐渐占领了人类的领地以后,还有哪些是人类最后的屏障呢?也许审美和对世界的理解,是这个屏障之一吧。

    当然,任何时候都不能低估技术的发展,也许有一天技术足够强大,到写出超越莎士比亚、托尔斯泰、曹雪芹的作品也不是难事的地步。

    刘慈欣在《诗云》中描绘了一个文明进化到宇宙最高程度的神,在面对人类诗词时候的错乱,以至于要动用全太阳系的资源来写出所有的诗词,造出了一块一片直径一百亿公里的,包含着全部可能的诗词的星云,要在审美上超越人类。但最终结果缺失徒劳的,“借助伟大的技术,我写出了诗词的巅峰之作,却不可能把它们从诗云中检索出来”。技术的作用在刘慈欣眼里是有局限的,无法触及智慧生命的精华和本质。

    但也许存在一种可能,机器人具备意识以后,抛开人类,所有的东西都是写给机器人看,这意味着人类可能会被最终抛弃。所以,人类发展技术来武装自己,成为人与机器的混合体,机器也在加速进化,成为机器“人”,仍如刘慈欣的感叹,“我们都在走向对方”。

责任编辑:孙阳阳1

《慧聪安防网》服务升级
扫码关注

安防资讯官方微信

安防资讯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