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安防网

无人机频频闯祸 须从安防、自律两方面发力治理

http://www.secu.hc360.com2017年06月14日09:10 来源:OFweek 安防网T|T

    慧聪安防网讯 6月1日起,我国将对质量在250克以上的民用无人机实施实名登记注册,并逐步规范无人机开展商业运营的市场秩序。

    此举背后,是今年以来频发的无人机“扰航”、伤害人身安全事件。无人机乱飞,凸显出我国对这一领域监管乏力、立法滞后的问题,对小型航空器实施有效管控已成当务之急。

1

    频频闯祸防不胜防

    5月12日,重庆江北机场因无人机飞入机场净空,造成43个航班备降,两个航班返航,地面等待航班延误67班,58个航班取消,候机楼滞留旅客达6000余人。

    四川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治安消防支队长唐波说,成都双流机场去年5月15日首次接到无人机扰航报警,今年有愈演愈烈之势。有网友戏谑地将无人机列入“民航噩梦”之一。

    5月中旬,一名北京游客在杭州被一架行驶中的无人机割破眼球,虽经过抢救保住了双眼,但视力遭到损害。

    事实上,2013年,中国民用航空局已出台《民用无人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要求操控飞出视距(距离超过500米或高度超过120米)或驾驶空机重量大于7千克的人员需持有相关执照。

    然而半月谈记者了解到,持有执照的飞手寥寥无几。在无人机驾驶流行的当下,许多飞手连操控盘都没摸过就把无人机带到广场等人员密集的地方飞行。

    “记得第一次试飞的时候,我们几个都不怎么会控制,无人机一下子窜出去,四个飞速旋转的螺旋桨打到了同伴,当时鲜血直流。”回想起第一次莽撞试飞,北京的刘先生还心有余悸。

    2013年12月1日施行的《通用航空飞行任务审批与管理规定》,明确了包括无人机在内的通用航空飞行任务的审批与管理工作。然而,由于报批手续复杂、法律意识淡薄等原因,按照流程报批的飞行人员很少,“黑飞”现象严重。

    占领无人机市场销售份额较大的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去年在四川销售了1.5万台无人机,这些无人机全年飞行次数达22万次,但经登记批准的仅600次。该公司副总裁邵建伙对记者表示,频繁发生的扰航事件性质恶劣,不仅挑衅航空安全底线,对发展中的无人机产业无疑也是一种伤害。

    发展迅猛管理滞后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无人机市场规模年均增速达50%以上,呈现爆发式增长。无人机已广泛应用于公共安全、应急搜救、农林、环保、影视航拍等众多领域。艾瑞咨询发布的《2016年中国无人机行业研究报告》指出,预计到2025年,我国无人机市场总规模将达到750亿元。

    在发展迅速的同时,无人机监管呈现多重难点。

    首先是购买销售环节监管缺失,购买者无需提供飞行执照即可轻易购得无人机产品。

    记者还发现,网上“潜伏”着许多从事无人机改装的商家,这类改装可为无人机加装具有一定危险性的设备。专家指出,无人机的易获得性,使得扰航事件发生后很难取证、追查到人。

    其次是监管范围小。成都一名资深飞手告诉记者,自今年频发扰航问题以来,机场净空区域的管理大大加强,日前对净空“黑飞”的处理也起到了有效的震慑作用,但对机场净空区域外的无人机飞行管控相对宽松。

    除此之外,管理部门职责难厘清也造成无人机“不好管”。当前涉及机场净空区管理主要有空军、民航、公安三个部门。实际操作中,三个部门职能彼此重叠却又具有局限性:空军负责空域管理,民航负责民航机场及航线沿线,公安负责地面违法行为处理。然而空军无暇处理数量庞大的民用小型航空器;民航管理部门无法处理航线以外的民用空域,公安机关则缺乏专业设备和经验管理航空器。

    一些业内人士还指出,在我国现行法律体系中,对无人机的规定大多属于原则性、指导性、临时性的意见,难以对技术研发、生产制造、市场准入、适航审批、安全运行、监督管理等环节进行有效约束。

    四川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副局长郭适认为,应通过专项立法明确各环节主体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同时,应当进一步明确民航管理部门对无人机违法的执法主体地位以及公安执法的依据。

    安防+自律一个都不能少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国内机场大多未安装无人机侦测防控设备,缺乏应对无人机干扰的必要技防手段,防控工作总体处于被动防御的态势,亟待完善技防手段。

    有业内人士指出,无人机防控产品种类繁多、技术多样、良莠不齐,建设高效可靠的“低慢小”目标监控和拒止体系已成当务之急。

    全球范围内已出现基于电磁干扰的软杀伤手段,基于激光、微型导弹、弹射捕网和常规武器的拒止手段。对此,郭适表示,干扰通信链路、导航定位和机载设备等反制手段对正常通讯、空地通讯有无影响,尚待论证,引进还需慎重,效果也需进一步验证。

    “反制系统本身属于高精尖技术,建议国家尽快建立标准体系,加强对无人机防控技术研发的引导和支持。”郭适建议,在无人机生产端应加载“电子围栏”,做到无人机在机场净空区域内无法起飞。同时,比照枪支管理的方式,在生产、适航、销售、注册、审批、飞行等环节加强监管。

    5月17日,民航局公布首批155个机场限制面保护范围。邵建伙表示,大疆已根据该保护范围建立了禁飞区电子围栏,“这意味着大疆的无人机在禁区内飞不了,在禁区外的无人机也飞不进保护区”。对于过去销售的产品,也将通过固件升级的方式升级原有的电子围栏数据。

    邵建伙同时表示,根据现行有关规定,任何飞行都必须提交飞行计划,这对进行短时性、娱乐性飞行的个人用户来说,显然不合理。

    据了解,四川省正在通过开发一款手机应用,开辟快速申请通道,推进体验空域开放,为无人机合法飞行创造条件。

    对于无人机实名登记注册等管理举措,邵建伙表示,无人机制造商必须遵照民航局要求,认真落实制造商职责,并着手研究解决实际操作中面临的问题,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责任编辑:钟娟娟

《慧聪安防网》服务升级
扫码关注

安防资讯官方微信

安防资讯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