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安防网

市场发展屡受煎熬 我国无人机仍处草莽时代

http://www.secu.hc360.com2016年11月22日09:46 来源:《财经》T|T

    慧聪安防网讯 资本和市场天然矛盾,对于一个尚处于生命周期前段的行业来说,资本既是发动机,又是一味毒药。资本短视的天然属性令多数无人机厂商在起步期就迷失了方向甚至消失。

    市场发展屡受煎熬我国无人机仍处草莽时代

市场发展屡受煎熬我国无人机仍处草莽时代

    无人机行业正在煎熬之中。虽已是全球最大的无人机设计和制造国,但中国的无人机行业仍处于草莽时代,这恰恰是机会所在。

    今年4月,美国最大的无人机公司3DRobotics在成功烧掉了1亿美元之后,裁员150余人,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改道专攻成本更小的企业级无人机软件和应用平台市场。3DRobotics的一位前员工在一年前就嗅到了公司的危机,当时这家明星公司的第一款大众市场无人机在生产环节中问题重重。

    2015年底,消费级无人机Zano生产商Torquing宣布倒闭,Zano曾在国外第一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打破众筹金额纪录。但由于生产问题,Zano只发出了600架,1.5万用户的订金打了水漂。

    一叶知秋。毕马威和CBInsights共同发布的关于风投趋势的全球季度性报告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无人机行业与去年同期相比,融资金额下降39%,企业数量减少了14%。

    中国的无人机市场也在洗牌。2015年-2016年,国内无人机的单季度出货总量只有4万架,此前IDC曾预计2016年国内无人机出货量将达到39万架。大疆创新创始董事朱晓蕊说,“当你进入以后,你才会知道真实的市场状况。”

    和低迷的大众消费市场相对,针对农业、工业的行业级无人机市场似乎在悄悄孕育。普华永道预计,到2020年,整个无人机产业的估值将从20亿美元飙升至1270亿美元,其中农业所占份额为324亿美元。

    在中国农业无人机系统平台市场市占率20%的一飞智控创始人齐俊桐告诉表示,以中国18亿亩农田中10%-20%的无人机使用率来预测,中国农业无人机市场大约是30万架的保有量。

    中国是民用无人机技术创新和生产制造高地。国内无人机前五大厂商——大疆、零度智控、Xaircraft、PowerViroment公司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究所,目前也是全球前十。

    数据公司艾瑞预计到2025年,国内无人机航拍市场规模约为300亿元,农林植保约为200亿元,安防市场约为150亿元,电力巡检约为50亿元,总规模将达750亿元。

    挑战与机会并存。接下来的问题是:谁上谁下,谁去谁留?

    生死迭代

    零度智控联合创始人史圣卿至今心有余悸。

    2014年初,已经在行业级飞控系统市场沉淀了八年的零度智控打算进军大众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当时,中国深圳的另一家无人机公司大疆在全球无人机市场份额高达68%(第二名份额为12%),销售总额达64亿元人民币。而零度智控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公司面临生死问题。

    此时,零度智控创始人杨建军面对两个问题:一是找到新的投资解决生存问题,二是在零度智控成熟先进的飞控平台上,将无人机从“功能机”升级成可由智能手机直接操控的“智能机”。

    整个2014年,零度智控团队试探性跟展讯、华为海思、大唐联芯、高通等芯片公司接触。2014年底,零度智控和高通一拍即合。零度智控开始尝试用高通的智能手机芯片研发一款集成度更高、更智能、更小巧的无人机。

    双方都是第一次,整个过程波折不断。来回修改测试,时间一天天过去,焦灼的气息笼罩了整个零度智控和高通无人机团队。

    2015年9月到10月,在高通内部几乎要放弃这个项目的时候,零度智控的全球第一架基于高通芯片的智能无人机“SMART智能无人机”终于飞起来了。

    和一般的无人机相比,它的意义在于把无人机从“功能机”升级到了“智能机”。综合了智能手机操控、4K超清画质、高清图传、计算机视觉、人影追踪、避障等多种性能。

    随后,双方在今年初开始洽谈投资事宜。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零度智控正式对外宣布获得来自高通创投、民航投资和信达国萃1.5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该融资将用于产品研发。

    6月,零度智控升级技术,推出了重量仅199克的Dobby口袋无人机。发布仅两个月,销量超过5万架。零度智控越过了生死线,重回无人机主流阵列。

    史圣卿告诉表示,在命悬一线的关键节点,高通不仅帮助零度智控理清了供应链关系、渠道,甚至帮助他们找了更多投资人,堪比雪中送炭。

    将智能芯片平台加入无人机,对整个行业有着划时代的意义。加入智能的芯片,形成集成度高、更小巧、算法更强大的无人机,正如功能手机与智能手机的区别。加入智能芯片的无人机从画质到图传,从人影追踪到避障等性能,都有了质的飞跃。

    此外,这也间接解决了小型无人机的供应链问题。小型无人机涉及到内存芯片、电池、电机、镜头模块、GPS模组等多个零部件资源。除电机外,大部分依靠手机供应链。全世界超过70%的智能手机在中国生产,这也为无人机提供了一个强壮的供应链,在全世界独一无二。

    “消费级无人机是中国人的天下。”昊翔副总裁JoelTzo表示。去年9月,昊翔和英特尔达成了战略合作,模式与零度智控+高通类似。

    JoelTzo认为,芯片厂商和无人机厂商的合作模式已经成为了趋势,“而且芯片需要量身定做,配合无人机各种功能和场景”。

    这盘智能化的大棋,吸引了诸多芯片巨头争相涌入。芯片业三巨头高通、Intel、Nvidia已把无人机当成消化芯片产能的蓝海。此外,中国的芯片设计厂商联芯科技、华为海思等,也提出了各自针对无人机的芯片方案。

    芯片厂商在无人机市场的扎堆进入,令生产一架无人机变得越来越简单。

    在芯片与整机之间,还有一类提供解决方案的中间层厂商也在这轮迭代中崭露头角。

    整机厂商可以利用芯片、软件和其他元器件,自己组装一架无人机。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打了个比方:“这就像智能手机的低端市场一样,买一个板卡就解决了研发问题。”

    “作坊式”的生产模式也引发了一些质疑。大疆相关人士表示,芯片厂商的集成化弥补了无人机厂商技术上的缺陷。但智能化无人机需要复杂的软件算法和核心机械工艺,不单是芯片问题。

    上述大疆人士认为,芯片+OEM的模式提供了一些机会,让新入行团队能够短时间内推出产品。但这个模式带来的问题也显而易见:产品同质化、战略失去自主性,缺乏独立自主的创新。

责任编辑:黎晋

上一页12下一页
《慧聪安防网》服务升级
扫码关注

安防资讯官方微信

安防资讯官方微博